清风为裳

[刻梦] 一枝青竹平生误

我还在想你要打啥tag呢

振铃ontherun:

突发奇想地一对cp 看到鹿晗的陈长生扮相脑补的故事。青竹还是借鉴了一个RPG游戏男主的人设;)


首章试水啦


--------------------------------------------------




萧青竹信步走到后山湖畔的时候,十五的圆月已经不知穿越几片云层了。师父死后,他很少去后山。萧掌门这三个字意味着对师父的承诺、对帮派的责任、意味着对小师妹的责任;而萧青竹意味着对平生的承诺,却不料想这二者不能兼而有之。


“平生想要四处游历,若寻得一处依山旁水的地方,余生便……便同你一起安居于此了。”他记得平生望着皓月时忽而转向他说的这句话。


“…师兄担负大义,还有对寻音师妹的责任,眼下还有许多要务等着师兄处理。平生此去,望师兄不要再寻。若是有缘再相见罢。”他记得辞别信中的字字句句。


平生刚走那几年,他还能知道他的消息——拜了名医为师,医术愈发精湛。以前武艺不精,看书倒是过目不忘,想不到这小子的天分在于医术。萧青竹低头轻笑。不知这些年他是去了哪里。


最后一次见他也是这样月朗星稀的天气,上元节的花灯照得街上来往的人欢喜洋溢。萧青竹随着人群的走向来到河边。放花灯的时间到了,年轻的公子姑娘写下心上人的名字,希望它能漂到那人所站的岸边。


平生就在对岸,一身素衣,褪去了稚嫩天真,反有些淡然从容。他有些涩涩,我的小平生也长大了么,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自己长大了么;他有些忿忿,早些时候向医馆的小厮打听到平生允了师父的催促来街上逛逛,怎么就真来了!向岸边卖花灯的小贩要下一盏灯,写下三个字后狡黠地笑了笑,将花灯置于湖中。在花灯快偏离平生的时候耍了个小花招,让灯盏不偏不倚地落到平生脚边。平生一怔,而后眼神四处寻觅。萧青竹隐到一棵柳树后,还是不见罢,眼下帮派之务尚未解决,下山也只为偷偷看你一眼……哎我真是,何必放什么劳什子花灯呢!


 


“放烟花了!”有人大喊。平生抬头看见一簇簇绚烂的烟花在黑夜中留着每一瞬的芳华,仿佛那个不安静的夜晚——


“平生,你说师兄我帮你砍了这么久的柴,你怎么犒劳我?”“行吧,要什么谢礼你说,只是我这月银钱被罚光了,你可别挑…唔…”平生睁大眼见,看见萧青竹放大的眼睛依然是狡黠的笑意,但比平日更清明一些,清明到可以看见又惊又羞的自己。诶,是凉的。随机又尝到了一点温热的试探。平生慢慢闭上了眼。“平生,师兄吻技如何?”平生只得局促地眨眨眼,“还…还好吧。”“还好…吧?咳咳,师兄我也是第一次,没事,以后一起练练。”


平生可以确定当时内心也是烟花簇簇的。就好像现在的景致一样。


萧平生?


你都不敢来见我,怎么还做这个遥遥无期的承诺?


 


萧青竹清清楚楚记得那一刻,平生在明明灭灭的烟火映衬下抬头伫立的样子一直是这几年独自来到后山时小心翼翼回忆的画面。


 


第五年。

给您的安利!@振铃ontherun 

see the light:

明日边缘

自截渣修存档(1/1)

EB攻一脸!